揭黑的新闻稿请不要写真名原创

揭黑的新闻稿请不要写真名原创

2018-06-30 10:59

  “新闻报道要实行实名制”,这是《关于新闻采编人员从业管理的(试行)》对从业人员的一个新要求,也是用制度捍卫公信力的重要举措。看着新,笔者不由想起自己那些不“写名”的经历。

  回忆我刚到单位不久,由于经验不足,我又接到网友的举报,到某单位官员进行暗访,并把暗访结果写成向和国家相关部门举报,被纪委抓走调查。

  这篇“实名”报道,在全国引起较大反响的同时,也给我招惹了麻烦。这些的背后都有,就是一伙,我两次遭受他们,我在当时也因此受到了警方的特别。有一天,一伙人闯进反腐网站办公室,他们气势汹汹很快引起同事的,他们叫我的名字,问那个是我。那会儿,我正在办公室里赶一篇稿子,聪明的同事发觉情况不妙,不动声色地骗他们:“张子保到去采访去了”。

  那是被我揭了短曝了光某省交通局局长带来的。那天他们杀上门来,打算好好我一顿。这种早在数年前我就过,而且经常。后来,一些资深记者提醒我,今后再写这类报道,只署“本报记者”四个字即可,不要写上真实姓名,这是的常规套。后来,我吸取了“教训”,在大量监督中,我都是以“本报记者”代替姓名。应该说,监督的效果并没有因为“无名”而减弱,但这种“无名”,确实能有效记者。

  当地的虽然了解大量基层不合理、不或不正常的现象,听领导的话,报喜不报忧,也不敢给其。我们不一样,我们执行中央的政策,谁违反中央的政策,我们就敢报。有一次,面对的举报群众,我实在无法“”的冲动,果断地进行了“”。一项工作被党媒“”,当地的市长坐不住了,他们还了警力千方百计寻找作者,我聪明只署“本网记者”,再加上单位有严格保密的措施,当地市长始终不知道气向谁发,我也没因此和当地市长产生隔阂,照样为党为道反腐新闻。

  比如此前原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被网上一事;南方周末记者陈中小因报道世奢会而被警方调查一事;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因报道四川绵阳医院涉嫌失实而被有关部门公开通报一事等,我又想起了勤老师,他因“揭黑”经历许多,有集团500万元要他的人头。王老师令我,也让我思考。记者需要挺起的脊梁,应该“能憎方能爱,能爱和生,才能文”,但为了这些就一定要付出昂贵代价甚至鲜血与生命?如果说监督的效果没有减弱,对或的揭露没有“缩水”,为什么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笔者以为,要善于自己,同时又能不遗余力地鞭笞假丑恶的“无名”记者,同样应该受到尊重和。

  正因为有了这些经历,我在也不写真名了,写真名会增加一些反腐记者在监督中的心理负担,产生不安全因素,令他们未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进而影响监督数量。笔者,尤其对那些揭黑的监督,只要新闻客观真实,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不写真名”不仅有利于反腐记者,也不影响监督效力,也一样有利于正气,捍卫公信力。